中篇: DOWN! DOWN!! DOWN!!!

January 28, 2019

有人問為甚麼不影多點相啊!你覺得行了大半天,夜間還趕雪路的,有那麼好的心情攝影嗎?!

 

剛在打這篇文章期間,在北島有兩名香港男子迷途?避暴風雪?挖洞過夜,最[真實事情]夠竟是如何發生相信只有這兩人才知道,事後孔明怎說都沒用最重要人無事!特別是外導報導的都是香港報社看了外國報了、寫了再加自己「想像」的合併而來的故事!或無頭無尾的加點動畫便說是「全部事實」了,民眾看了又加點自己意見又變了另一個科幻故事,其實大約知道有人迷途又找回便好了!

有朋友問282828他們應該去了BC吧!應該是!

聽說用手挖洞啊!他說非常好啊!有正當求生觀念啊!好過整晚給風吹啊! 你那次有嗎?......

 

好!回到上次訪問到是中途雪程遇小型雪崩無路可跟,選擇除板沿途回程早前留意到的check point那間建築物(民宿),行到建築物正門時忽然有一個白髮男子行出來問發生甚麼事......

 

282828他用粗糙的日文混英文打了招呼,問白髮男是否住這邊的,表達自己正迷途了,禮貌地問可否幫忙乘搭你的車回雪場?本人願意回償車錢油錢等!但白髮男子回覆是:NO~!這時他呆了一呆又嚇一跳!(又說日本人不是好人好幫手的嗎?還是問的文法有問題?當然他可能都有原因的啦!到今天還不確定是否他就是民宿主人)但他本身已作最壞打算行落山,心想有車就有馬路,有馬路就可以回去,沿途大姆子大作戰!!!其實當時情況是非常樂觀的,天氣還好,時間不算晚,有人有建築物,有電視機??!!其實回程方法還有大量,借電話打回自身的民宿或打電話召喚的士,找日本滑雪友達救援,以上都是非常實質的方法!

但他當時就忽然像傻了一樣甚麼都想不到,還是內心[自信君]覺得還可以啦!行回去啦!正他轉身決定行路落山之時,白髮男忽然發了如咒語的口法,手指著他剛用兩個小時行回來的雪路線說,

 

白髮男:「從邊下去就可以回你的滑雪場啊!」

 

28嚇一跳的問:「從邊下去?」「回到滑雪場?」

 

白髮男:「從邊下去~!」DOWN !DOWN !DOWN !~

 

28:DOWN ?!DOWN ?!DOWN ?!?! ~

 

這時他思想的正常運作完全給住在他腦中的[自信君]佔領了,原來這邊下去就可以回去?是剛自己信心不夠吧!才浪費了兩小時,如果當時繼續滑下去,可能就已經回到雪場了,你看那麼多滑雪軌跡就知是回程路啦!是不是剛不夠DOWN,所以看不到其他回程的路!不是啊!早前滑回雪場的路那麼多次都沒有那麼低啊!

他還惑疑地在穿回他的雪板正準備真的滑下去時,再問了一次: DOWN ?!DOWN ?!DOWN ?!?! ~

 

白髮男還看著他,也不走,像送行的再說一次說:DOWN !~DOWN !~DOWN !~(現在想回來,他是送「死」吧~)

就是這樣他便滑下去了,正式展開兩日一晚的行深雪住樹林之旅!~

有如他KGB團隊的經歷一樣,在不適當的地方,總出現了一個不適當奇怪的人出來指點迷津!

 

他這時心急似箭的一路沿下滑,但他還是有點擔心地邊滑邊四邊看,因為早前還聽到溪河水聲,他想會否一下子就掉河,那時真的叫天叫地兼有哨子都無用!

 

滑啊滑啊~滑過了剛行過的雪路,滑過小型雪崩現場,滑啊滑啊~天開始黑了,看到雪面有點溶掉並露了草/泥出來,滑啊滑啊~愈滑低愈滑愈遠,心開始不安!因為地型完全不像出口的環境,但剛白髮男說就是這裡啊!兩邊山像愈來愈壓迫,[自信君]開始消退,理智開始回來,這條路是錯的?為甚麼不選擇行馬路落山?白髮男為甚麼那麼確定這條路?(點到你慌囉!你又信!)到了這時完全是騎虎難下的時候,出現了決定性的畫面!他『看到』當時聽到溪河聲的來源,而他正滑在溪河的上面(厚雪遮蓋住),前面畫面清楚的看見一條溪河,溪上的石頭、巳斷的樹幹頂面頂一大層層的雪,型極像「冬菇」一顆一顆獨立的生長,一遍野的種「菇」場,「菇」間為溪河!本身他已知絕不可在V型谷的底部滑,一、是如果雪崩,V型谷是雪的必經地,二、是好大機會現在雪下就是溪河(特別是BC的山區),但那條溪比想像中還要闊,他立馬選擇更偏向剛行過的山邊向上「剷」滑(只用板邊卡住雪利用速度純斜線向上冲!),有多高滑多高,速遠離溪河危險地帶,當滑到無冲力停下來時,在高位才看見這不是溪,是一條河川來,河水聲潺潺生機勃勃,已回暖開始溶雪了!!

 

類似當時「菇」場的網上相片

 

這時他看看手錶五點多,開始開口大駡白髮男??沒有啊!因為駡了但沒有人聽到都是浪費氣力的,腦筋急轉彎的想:我向上行便可找回路啊!安全回去的方法是有的!但接下來才是重點,他滑得比之前更低更遠(滑遠了,低了!不是更接近出口嗎?……如果是向「對」的方向滑是對的!滑低了不一定是滑去你想去的山腳啊!),那時候廢話不多說(說了給誰聽?)立刻除雪板裝上背包(手拿更累)往山上方爬,最少基本要爬回下午中途拆回的高度,到了這時他還深信今天內定可回民宿?!(那來的自信?!)那時為何不打電話回民宿報告迷途一事(其實很重要的)?!他就是沒有打,本身他滑雪就不喜歡拿手機出來的人,以前都直接放在民宿的,從開始滑BC後才拿手機跟身!

 

接下來也沒有甚麼特別,就是往上爬,食點能量棒飲點溫水(雪衫內也準備了密實袋裝了點雪用體溫溶點雪轉水喝,不要浪費體溫嘛!!!)路段還可以,也不斜,就是雪到膝蓋上了,爬起來費點力,爬啊爬啊爬啊~總算給他爬到一個平面上來,冬天的天空一早黑掉,加上樹林區內丁點燈火也沒有,只好出動頭燈了,好運是没有風和下雪,到了這時他忽然看見了一座通火燈明建築物,超光的!(超怪異的!)應該離自己不遠了,感覺在內還有人走動啊?!(千里眼?)他滿心歡喜立刻行過去,一路行一路想天無絕人之路,明明行了很久,光都是愈來愈亮但就是行不到,都不知行了多久後他看到的光景,連他自己都嚇傻了,那座通火燈明建築物是真的,但那座東西是在一山之遙!對!是在對面山的一個建築物!誰知那個全黑的晚上和林區影響導致視覺差異那麼大!打信號燈打了一會好像都無甚麼反應,沒啦!沒啦!繼續行吧!不知誤打誤撞他反方向上一看,看見山的圍邊發光??!發光?!雪場夜場!對!就是雪場夜場的燈光,YEA~到雪場啦!他確信不誤!

 

 

這時他想也不想就向圍邊發光的山爬,有如找到救命草一樣,因為這是非當明確的畫面,不是天然的,光圍著山邊發,是雪場的燈沿著山建才有這個光吧!開始還可以但幾分鐘後就發覺不對勁了,那邊山又直(差不多在七十度)雪又鬆軟,爬一步跌三步跟本像在原地踏步一樣,一般人這時會拿出雪板揳入雪向上爬,但他說有秘術不用那麼辛苦用力,從背包出自拍棍把它拉長一定長度,像雪板一樣揳入雪裡,效果一樣但力量用少好多,但壞處是自拍棍有機會壞掉!經驗所談!

(如果初滑深粉雪摔了,起不了身怎麼辦?甚麼拍雪壓雪都不用,備有自拍棍可以了。將自拍棍拉開一定長度,手拿棍中間位置,然後連棍向雪面壓下去,兩三下必起來!純簡單物理學不用深究!壓下去的「面積」大就是,如大腳八道理一樣),再先把膝蓋連小腿插入雪內向下壓下然後用腳踏上,雖然步調變多但每下都實實的(利用小腿面積踏實雪面,等腳有「硬面」可踏,在滑雪旅程夜晚多留在民宿酒店看電視,每年總有些新東西學習!),當然「Z」型行列是必須的,不然雪那麼軟和鬆你一路直線向上踏的話,有機會會直線式向下落滑,本身又沒有拿冰斧跟身,他認為直爬快但得不償失。

 

在這時忽然電話嚮起來,一看是他日本滑雪友達打給他的,正當他接起來就斷掉了,他回撥去之時才看見手機面顯示晚上十一時五十多分,媽呀!他才以為是晚上九時多,但回撥又無人接聽了,他想應該日本雪友找他了,深想這個時候還在打給他,應該報了警,希望有人接電話作平安用,但好死不死上篇不是說了「電話咭」到期問題吧!正這個關鍵時刻他想起來了!他盡快緊打了個短訊給日本友達,說:迷途了,身體還可以,正回途中!按發了!電話咭訊號就沒了!(其實都不知有沒有發出去)它完成最後一天的服務了!電話咭都是一百多塊,不貴!但就犯了是這個低級白智的錯誤!

 

好啦!現在可以更專心的「爬」,期間心情沈重非常,灰心,發脾氣,眼沉起來,但他心知這些都沒有用呀!何況現身正在爬山腰間,想睡都不成啊!他用頭燈向上照,找尋目標跟自己說爬到那邊就休息一下吧,到了又說到了另一邊再休息吧!不斷自己騙自己爬上去,務求到頂。零晨一點多時,他終於到達了有平原的地方了,到了頂部?他也沒有細想,這時他只想一樣東西,真的累了!要休息一下囉!要找地方住了!

 

 

當日選了RIDE 的ALTER EGO 159作伴,即現日叫MTNPIG,分別在中間有沒有開叉的分別!

 

 

現在扮一下柯南網上查案吧!

 

後文: 文章開頭,所提到的兩名香港男子迷途?原來後來有更新消息,(每朝都有看新聞,又不太覺有太多報社報導?)文中說:姓凌男事主昨越洋接受本報專訪,表示因止滑帶沾濕,未能有效安裝至滑雪板,導致未能滑行......

 

 

止滑帶啊!?塊Splitboard Skin濕了!沒有黐貼力!導致未能滑行?但......是那種滑行?如果不知Skin的運作,會誤導啊!

裝上Skin去滑行?!

 

 

但文章中又談及他們下午作第二度滑下準備再登山時,發現其止滑帶被雪沾濕,未能黏到滑雪板,無法向上滑行......

 

發現其止滑帶被雪沾濕??Splitboard Skin就是用來行雪路,一定會濕啊?(看濕的情況吧!)貼不上可能有機會老化了,或第一轉時裝拆Skin清除雪不夠多,或Skin結了冰貼不上板底吧!(感覺是這個情況比較大),因後面寫用小雪鏟挖雪洞避風(人家有拿小雪鏟的啊!但事件報導早期是說用手啊!效果差很遠啊!),「將止滑帶放在身上,希望利用體溫將雪融化」,但不會「向上滑行」,向上爬行吧!

 

文中事主強調有二十年滑雪經驗,每年均外遊滑雪,具備戶外求生知識,同行友人是逾十年「滑雪拍檔」,熟悉三峰山路線,故今次不算「遇難」,自言:「一切盡在掌握之中!」他又指,曾在加拿大遇過相似情況,在雪地撿取樹枝生火取暖過夜。

 

我相信事主兩位都有充足經驗的熱愛滑雪人士!如282828曾被當地警方給了「技術性遇險」為評語作為口供報告一樣!(但在外人眼中,都是等同「迷途」一樣,無分別!)

 

當然最後都是男人的浪漫「一切盡在掌握之中!」!hahahhah

 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Please reload

Archive

Please reload

Tags

Please reload

 

©2017 by one sixtieth media.